驾驶座传来一阵笑声。Gil de Ferran(吉尔-德-费伦)猛踩了一脚迈凯伦720S的油门,一瞬间,它就找到了感觉。非常猛烈。他撇了一眼旁边F1 Racing的记者说道。“瞧瞧这个。”

手指轻点右侧换挡拨片。再来一下。瞬间,我们正沿着阿登森林的公路弯角飞驰,1968年,布鲁斯-迈凯伦再这里为以他名字命名的F1车队赢得来首场胜利。坐在这辆碳纤维单体横造结构的终极跑车中——720匹马力,基准售价20万8600英镑(好像也不是太贵)——我的身边是迈凯伦新任赛事总监,在我们享受着这台机器的速度与精确的同时,很难忽略的事实是,迈凯伦在过去50年里走过的路。

迈凯伦汽车,也就是生产720S的分支企业,正文体两开花;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迈凯伦的臭鼬工厂,其客户遍布整个汽车运动领域,民用车领域,公共运输和健康传感器。还有其总部:令人惊叹的迈凯伦技术中心——这是一座持续闪现着集团前CEO Ron Dennis逼格的建筑。关于迈凯伦,可以说的太多了。

但那支赛车队呢?那支曾经统治一切,曾经作为所有这些伟大成就的地基呢?俄,这个……我们还是谈点别的吧?除了这个都可以谈。当一项如F1那样公众化的运动进行时,其成败都基于每年21个周末的表现。最近,他们的成功几乎微不足道。其最后一次车队总冠军头衔来自1998年;最后一次车手冠军头衔来自2008年。最后一次胜利是2012年;最后一个领奖台是2014年。

此后,本田来了又去了。丹尼斯被扫地出门。简森-巴顿退役,阿隆索宣布离开F1,技术团队和比赛团队一团乱麻。然而,这支团队依然留有乐观的气氛。在最近的一些重大任命之后,“复苏的迹象”开始显现。


詹姆斯-科伊,来自于小红牛车队,在2019年的春天被任命为技术总监,有了全新可预测的车手阵容:小塞恩斯和兰登-诺里斯,缺乏经验,但有年轻人的朝气。还有就是车手的工资能省下来数百万美元。

另一件更有趣的任命则是德-费伦的任命。一位纯粹的赛车人——2000和2001年北美Champ车赛的总冠军,2003和2005年Indy500的冠军——也许他能带来那种迈凯伦正缺乏的赛道专注感。他的赛事总监职位,他告诉我,管辖范围是除了CEO Zak Brawn的商业层面和Key的技术层面之外的领域。他负责让迈凯伦整个车队运转起来。

51岁的德-费伦说道,“我发现整个车队有许多聪明人,这是一支纪律严格组织严密的车队。有些时候当我走在MTC迈凯伦技术中心,我都会打自己一下,因为这里是如此一家标志性的公司。这是难以置信的。”

这不是费伦第一次担任F1的高管。在2005-2007年间,他在本田干的就是,他现在在迈凯伦的工作。

他带着笑说道,“这一点没问题。目前职位要比12年前在本田负责更多。位置不同,因为所有车队的组织都不一样。在本田,我负责车队运作;我在技术方面不要做什么,所以我只是运作比赛团队。这一次,情况不一样了。我需要参与很多比赛方面的决策——即使设计和工程方面也要参与。不仅仅是赛道方面。”

在Pit墙边,坐着赛车性能总监Andrea Stella,在MTC总部坐着COO Simon Roberts。对于德-费伦而言,不必从头开始写管理手册。不会有什么100天计划或者目标确认单。相反:“我想要以更加动态的眼光看问题,原因很简单。在F1,赛车中,与其他所有生意不同,成功可以是相当主关的。但F1是非常客观的。你每2周都会得到一份真实报告。如果你还有热血,你就知道你要在哪里去努力,拼胜利或者世界冠军。”

对于所有在听的朋友们,迈凯伦高管这么刺耳的用词已经多年未见了,过去那些人总是能跟你分析矩阵化组织的利弊或者3人技术领导团队的又是,这样掷地有声的说出“我们来这里,就是想赢”的话真是令人振奋。这样单一的目标——曾经塑造了迈凯伦的文化,让他成为一支被广泛赞赏但很难被爱的车队,极端的竞争性——却在过去10年内慢慢消散,代之以一些可爱的感觉,然而却在赛车方面变得乏弱无力。

德-费伦镇静的措辞掩饰着他坚定的表述。那些熟识他的人——作为一名美国顶尖赛车人——在工作方面发言严肃,并且对于任何负责的事情都有深刻简介。这是一位能带来改变的人物,而不是可以轻待的角色。

“我非常聚焦在我掌控的事情上,不关注我不能控制的事情。在所有活动中,各种事情都会发生,但有许多你不能控制,影响力很小。所以你最好能聚焦在自己能管控的领域。”

那些方面,在德-费伦严重包括:比赛车队如何工作;团队质量如何;培育才能;变得更有效率,以及更有效率。“这些方面是我感兴趣的事情。”他会独自来解决这些问题。他认为这些独狼的特征,是作为赛车手的遗产。

“我不想被分心,也许我在这方面不同——即使当我做车手的时候,我也不在乎我的对手是谁。这是没意义的。我专注在自己方面。我能如何更好的去刹车,我该如何更好的与我的工程师共事?我如何变得体能更好?我该如何发展自己的驾驶技术,减少弱点?我猜这些特质依然存在。”

对于一个尝试尽一切可能实现单一目标——迈凯伦的伟大复兴时,德-费伦这样的处事原则极为宝贵。他已经准备好了挑战:“多年来,我一直担任车队精力,一个生意人,一位投资者,一位企业家,我感觉我人生中所有的经历,都是为此做得准备。”

“这是巨大的任务,但我现在接手了一摊过去我曾最欣赏的人物们所做的工作。这是个伟大的岗位,我享受在这里的工作的每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