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步行街2个话题超级热,其一是韩寒的新电影《飞驰人生》上映在虎扑步行街上了个“终于轮到我”(
https://bbs.hupu.com/25408904.html),瞬间近近6000的网友回复,再次证明了韩寒的热度远超赛车本身。

然而,我其实更好奇另一个讨论“为啥F1在中国不受欢迎?”(
https://bbs.hupu.com/25386210.html)作为赛车编辑这多少有些打尴尬,在F1大奖赛在中国举行了15场之后,在中国最核心的体育迷社区,这依然被认为是一项冷门运动,肯定是哪里搞错了?

毕竟我们的费尔南多在整个赛车圈大杀四方,中国有了7位梅赛德斯-AMG ONE的订单客户,伯尼,埃克莱斯通和自由媒体仁慈的让我们看了15年免费直播,如果你在上海,甚至能看到3个转播结构忙活一场比赛。恩,我们的运动应该比
火箭少女101更好看的。

自由媒体肯定也很纳闷,他们正在中国市场寻求第二场大奖赛的机会,并且与拉加代尔(体育版权合作方)和体奥动力(赞助营销代理)一起寻找中国地区的广告主。这是自由媒体从伯尼手头接过F1之后一项重大的改变,15年来,这项比肩世界杯和奥运会的全球体育盛世,第一次真正开拓中国市场而不是简单的索取。


别担心,许多人爱着F1的

这让我们在1月穿过层层雾霾和保安聚在北京世贸天阶旁的英国大使官邸,台上李兵老师——而不是某个你我都不认识的英文主持——抖着一个个包袱,为我们引荐F1商业团队的成员。仅仅这一细节,你就能体会到自由媒体对中国市场的尊重。

确实,相比欧冠和NBA,F1运动依然距离我们很远。但在自由媒体仅仅接手一年后,在拉加代尔的协助下,F1在中国最大的门户频道腾讯安了家,并且看似不可能的重返了央视CCTV5,事实上,即使依然无法保证全年转播的情况下,回归C5也意味着全年上亿次的赛事观看——非常轻松的成为了F1最大的车迷群体来源国。

同时,作为上海观众,我们还有幸保留了本地上海体育的转播。李兵,叶飞和浩然的评论风趣而又严谨,轻松的成为了我比赛周末的选择——至少在程丛夫回归央视或者我接到何老师邀请前。而在这背后协调腾讯,央视和上海体育的复杂关系的,是由李莹女士带领的拉加代尔中国团队。

他们除了帮助分销F1的版权,同时也为F1规划了一条重返中国的路径——显然重返央视是第一选项,看来第一步他们迈得很棒。另一方面,过去15年的推广也有其收获,上海大奖赛每年固定有15万人次到场,同时,F1赛车迷的忠诚度也高得惊人。

然而,在发布会上分享的所有统计数据中最有趣的一条是,F1车迷有超过60%在工作中带领团队或处于决策位置。自由媒体和李莹的团队抓住了最妙的一点,我的感受是,F1运动的车迷群体,有很好的教育背景,较高的收入,以及竞争性的性格,这些特质让我们这个不大的群体,能够分享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果实。而这本身就是极有价值的,但反过来说,F1运动是不是由于其复杂的规则将大量潜在的粉丝挡在了门外?

要理解2019年空气动力规则,法拉利双电池系统,更别说曾经的淘汰制排位赛了,这导致在中国,F1依然等价于法拉利和舒马赫——如果你知道迈凯伦,那一定是资深车迷了……


我们谈谈周冠宇

曾经,我说曾经,NBA也就等于
乔丹——我初中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我们逃掉了期末数学考试,见证了乔丹惊人的后撤步投篮——这是亲身经历,我也不知道为啥会有这样的勇气。但我也曾让女友在客厅多等半小时,直到舒马赫的轮胎爆胎——1998年的铃鹿。

所以,其实20年前大家都差不多,但是什么让NBA真正统治了中国体育圈?让虎扑能成为中国体育社区的翘楚——而非曾经的HelloF1.com?一个简单的答案是
姚明,我们见证了他从一位新秀到NBA最有统治力内线球员的过程——虽然姚明没能兑现所有的潜力和期望,但这让中国人疯狂的爱上了NBA运动。

很显然的,如果2003年,刘易斯-汉密尔顿的室友程丛夫也能进入F1的话,我们现在讨论的F1可能完全不同。但显然在我们的运动中成功实在太困难了。兰斯-斯托尔带着巨额赞助,但依然成为了大家话语间的笑柄。这种事情真的可遇不可求。

回到我们发布会的主角,周冠宇。我去澳门特地看了他的比赛,事实上整个周末他都比米克-舒马赫更快,但可能太想要成绩了,第一场比赛的退赛,彻底让他失去了争夺澳门荣耀的机会,他太渴望证明自己了。

但3年F3的车手积分,让他有机会进入F2,在发布会上,他正式宣布加入了雷诺的发展车手体系。但这反过来也意味着压力,如果2年内,他能拿到F2前3名的话,F1的大门是有机会的。这也会让我们所有人的工作简单许多,拉加代尔和体奥动力肯定不能同意的更多。


第2站比赛与中国赞助商

周冠宇的F1之路,如果有一家中国顶级赞助商的话,可能会容易许多。我总是觉得马克思-维斯塔潘身后站着喜力啤酒和壳牌润滑油。

与所有顶尖的赛事一样,F1运动最终也期望在中国市场有所回报,我们都知道F1运动有扩展到25场/赛季的长远机会,在进入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后,事实上或许只有在中国和北美才有可能容纳新的大奖赛了。当我们听到迈阿密,长滩或者纽约街道赛的消息时,同时他们也在密切留意着中国的机会。

这不容易的。但事实上,可能没有一个更好的平台能向整个西方主流世界营销一个城市了。特别是,武汉,杭州,重庆,成都,这样准一线城市,城市运营者需要这样魔力的赛事,将自己和巴塞罗那,蒙特卡洛,新加坡和米兰放在一起。

甚至,一场在扩建的珠海赛道举办的“港澳格兰披治”,也有其深刻的经济基础和车迷基础——只要看看FE在香港,FIA GT在东望洋那满满的VIP Club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但这需要时间和机缘——一位真正懂行的城市运营者——就像15年前,上海发生的故事一样。

更近的财源,无疑是来源于中国的顶级赞助商了。特别是F1依然有这样的空缺的情况下,但出乎意料李莹首先跟我们分享的确是,自由媒体一点都不着急。他们不愿在体系与分工还不明确的情况下,推动赞助商的销售。但长远而言,这正是F1需要的,聚焦于长期目标,而非短期利益。

我们还得到了李莹的保证,F1不会犯NBA那样的错误,让某个不入流的流量明星毁了整个运动的形象——你们都知道我在说什么事情。

回到开头,如果这次发布会上的承诺可以兑现,15年后,韩寒应该可以以周冠宇的原型拍摄新电影,而步行街话题的标题或许将是“为什么F1运动在中国这么火,鸟版折腾了30年依然在F1区码字”?这是我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