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F1车队而言,每一年痘痕重要,但2019年对迈凯伦真的有攸关生死了。这已经是他们摆脱本田,转投雷诺但第二年,但去年被证明换不换引擎真的没啥影响——甚至变得更糟糕了。

整个赛季中,迈凯伦一直在开人雇人,解雇可以立刻生效,但雇佣则要稍稍长一些时间。优秀的人都有长合同,而那些原雇主都不会轻易放任。他们的技术总监
詹姆斯-凯伊和车队总经理Andreas Seidl都在花园假期中,所以新迈凯伦赛车是由那些还留在工厂里的伙计设计的。

迈凯伦去年的问题太多,都没法列,但关键出在空气动力学部门。赛车阻力太大,但在中速弯角却又丢失下压力。所以最大的问题是,迈凯伦到底清楚了问题所在吗?




赛车看起来,整个的工程包裹的很惊喜,这也是你对迈凯伦应该的期待。很不幸,在今天的F1,光光这样并不足够了。每个小细节,都能影响赛车速度。就像我们说的很多次的,关键在与气流结构。

前鼻翼的设计理念,我们在红牛赛车上也有所见闻,鼻翼最下层的2个翼面都和中央FIA标准格式相连接。但第2层的连接非常微弱。第一层鼻翼越靠外侧其纵向的宽度越大。这样的设计在高速弯角中可能会导致气流剥离的现象。

鼻锥方面,在鼻锥下方也有一个底板的设计。迈凯伦子在两侧还多了2个导管——这是印度力量最先引入的——这2个进气口的出风口在鼻锥下方底板的上方,这是为了平整该处的气流。问题是你越尝试在这一位置引入更多气流,越有可能在赛车跟车的时候影响到整车气流。




迈凯伦,如去年一样,坚持了自己的设计理念。很多细节由于黑色的设计很难看清楚。但整个分流板区域的设计非常强力,会影响赛车总体下压力,以及弯角中的偏航表现。

如果你像迈凯伦那样走自己的设计路线,那么就必须自己想各种细节设计,如果我遇到2018年迈凯伦的问题,我可能会问自己,为什么我们设计出的赛车有这么多不同?是不是哪里想错了?

后视镜的安装位置更靠外侧了,我倒不是最喜欢这一的设计。但这确实给了车队安装两个疏导翼面的机会,以便优化后车身的气流。




迈凯伦也引入了去年梅赛德斯的打孔轮圈设计。基本上,这一设计的原理类似风扇,帮助散热气流通过轮圈,保持轮胎冷却。这显示出,各个车队在复制对手创新设计时所需的时间有多么少。

迈凯伦去年就该转用巴西石油Petrobras的燃油产品了,但目前迈凯伦依然没有决定是否转用。这需要雷诺进行额外的燃油和润滑油优化,目前他们还是使用着英国石油/嘉实多机油的产品。

现在我们还不能说的太多,一切要等到第一次冬季试车再观察吧。我没看出来这辆车上有啥设计元素能真正令梅赛德斯,法拉利或红牛担忧的。所以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参与中游集团的竞争。如果它做不到,詹姆斯-凯伊会发现自己有得忙了。


设计细节



鼻翼看起来是较为保守的设计,端板和翼面都是为了创造外洗效应,也是其他车队都在使用的元素,同时也通过布置鼻翼调节器和前轮温度传感器的机会进一步加强创造外洗气流的效应。

前悬挂富恩的设计中,下层叉臂尽可能保持低位,上层则采用了梅赛德斯引入的轮胎侧“角状”安装的设计,这都是为了清空通向侧分流板/侧箱位置的气流通路。

正如我们今年在许多其他赛车上看到的,迈凯伦MCL34的侧箱进气口也抬的很高,并且利用侧面防撞击格式优化侧箱入口出的气流,这主要是为了管理经过前轮的气流。我们可以看到侧箱非常紧凑,甚至可以和红牛的设计相提并论。

相对于巨大的侧箱下切设计,这样紧凑的包裹赛车带来的好处是可以降低重心,底板上的长条已经是今年赛车标配了,可以帮助封闭底板两侧的气流。




引擎该倒是个有意思的细节,后部有一个很小的鲨鱼鳍,甚至看起来还有一点外观设计的元素在里面,正好放车手的车号,但目的还是管理通向尾翼的气流。迈凯伦使用双尾翼支柱的设计,而不是其他车队简洁优雅的天鹅颈格式。

我们粗粗的看了一下2019年的扩散器。主要的疏导格式在底部分开了,这可以在低压区创造涡流,改善尾端的下压力。迈凯伦追随了梅赛德斯的打孔后轮设计,可以管理通过轮胎的热量,保持轮胎冷却,进而维持后轮抓地力。

关于MCL34有许多希望围绕,车队需要它逆天改命。现在他们由2位年轻车手组成的车手组合,也已经是使用雷诺引擎的第2年了,迈凯伦现在没法躲了。成功可以回击过去几个赛季的批评,但失败的话,也是自己选出的路。

希望他们成功吧。